世界脐带血日 带你走进脐带血的世界

凡是能称之为节日的,必然预示着一个事物的重要价值和值得纪念。近年来,脐带血行业的发展方兴未艾。作为造血干细胞重要来源之一,脐带血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世界脐带血日也随之而生。2017年11月15日,由“Save the Cord Foundation”组织和主办的首个世界脐带血日在美国诞生,脐带血再次登上世界的舞台。虽然很多人对脐带血有所了解,可对其了解的却不够深入,在2018年世界脐带血日到来之际,创办组织号召“脐带血教育是关键”,脐带血的相关科普仍然势在必行。

臍帶血,是非之中鑄造生命“臍”迹

一個新事物的誕生,總會伴隨著質疑和批判,而這些,正是推動新事物成長和完善的動力,臍帶血的應用之路亦是如此。

疑問一:臍帶血只能給小孩治療?

這個問題困擾著不少家長。有人說,臍帶血量少,只能治療小體重患者,如果孩子長大了再患上血液病,就沒有用了。真的是這樣嗎?

事實上,臨床專家的大量數據表明,臍帶血同樣可以治療成人患者。中國科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造血幹細胞移植首席專家孫自敏教授分享了該院的移植情況,她講道:“自2003年以後,我們采用單份臍帶血移植治療成人惡性血液病,每年大概有六七十例,到2017年,總臍帶血移植一共做了167例,有很多成功的案例。我們認爲,不論是小孩還是成人,都可以接受單份臍帶血移植,我們現在最大的體重(臍帶血移植)可以做到80公斤或者90公斤的病人,臍帶血的植入率都能高達97%以上,而且在我們中心現在做的全部都是單份臍帶血移植,單份和雙份比較起來,單份的植入率更高,而且植入的速率更快。”

能不能用臍帶血,用什麽臍帶血,用多少份臍帶血等,都需要醫生根據患者的病情和移植方案做出選擇。

疑問二:臍帶血不能用于自體移植?

有觀點認爲,臍帶血治療血液系統疾病,而這些疾病是遺傳性或先天性的,也就是說在寶寶的臍帶血中,就含有這種致病基因,自己的臍帶血也不能給自己用。這種觀點是錯誤的。

首先,臍帶血的治療範圍並不局限于血液系統疾病,在其他領域已經實現應用價值。其次,根據英國醫學雜志《柳葉刀》1997年發表的文獻表明,以白血病爲例,只有5%的發病原因來源于遺傳因素,另外95%的發病是由于後天環境因素造成的,自存臍帶血對這部分疾病完全可以應用。在今年的中國臍帶血大會上,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劉開彥教授也指出,目前,中國的臍帶血自體移植案例已超過263例。

事實上,自體臍血移植有著不可取代的優勢。造血幹細胞移植,配型是關鍵,而自體臍血移植,不需配型,可以保證其植入率和成活率。北京京都兒童醫院副院長孫媛教授指出:自體臍血移植具有非常大的優勢,因爲自體臍血移植沒有移植排斥問題,所以不會出現移植失敗的情況。並且,自體臍血對細胞數量的要求和異體是不一樣的,原則上,有很少的細胞數就可以達到移植標准,可以保證植活。

從國際上看,世界最大的自體臍血庫是美國的CBR。截至2018年9月,根據CBR官方數據顯示,自體臨床應用450份臍血,其中,近30%的臍血用于腦癱的治療,超過15%的臍血用于腦病、腦損傷的治療。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康複科常燕群主任表示,該院在與韓國漢陽大學合作開展的自體臍血治療腦癱臨床Ⅰ期試驗中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根據回院做評估的患兒情況以及家屬的反饋,患兒在認知、運動、發音、互動等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進步。該方法開拓了自體臍血臨床應用的新領域,未來將成爲治療腦癱的新趨勢。可見,臍帶血自體應用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疑問三:臍帶血采集會對孩子有傷害?

臍帶血在采集過程中會不會對孩子産生傷害,是很多家長關心的問題,畢竟,留下臍帶血是爲了救人,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反而傷害了自己的孩子,豈不是得不償失了嗎?

臍帶血采集是在嬰兒正常斷臍之後采集的,並不是抽取嬰兒身上的血液,因此,對寶寶和産婦都不會有傷害。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婦産科孫敏護士長介紹說:國家對于胎兒分娩斷臍操作有明確的規範指導操作,而且按照《臍帶血采集操作規程》,明確規定臍帶血的采集處于第三産程,胎兒娩出斷臍後方可采集,不存在采集嬰兒血液的情況。從兒科的數據看,斷臍之後采集臍帶血並沒有造成孩子出現早産的疾病狀況,對孩子沒有任何傷害,因采集導致出現早産症狀或者認爲采的是孩子的血液,這屬于誤導。

臍帶血,爲生命打開一個“新世界”

衆所周知,臍帶血是胎兒娩出斷臍後由專業醫護人員從臍靜脈中采集到的血液,1974年,Knudtzon首次發現人類臍帶血中含有豐富的造血幹細胞,可與骨髓相媲美。1988年,法國Gluckman進行了世界上首例臍帶血移植,臍帶血移植的熱潮由此掀起。人類臍帶血代替骨髓移植,開創了一個新的紀元。

迄今爲止,臍帶血、骨髓、外周血仍是造血幹細胞僅有的三大來源。隨著臨床應用的不斷增多,醫學專家發現臍帶血在移植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比如其來源廣泛,采集方便,實物儲存,出庫時間快;血細胞抗原性弱,無外源汙染,較爲純淨;配型幾率高,移植後排異輕,複發率低等。

孫自敏在受訪時表示,正是由于臍帶血的本質特性,臍帶血移植後GVHD(移植物抗宿主病)的發生率低,複發率低,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惡性疾病治療過程中的巨大難題,爲患者提供了完全治愈的可能。也因此,臍帶血在血液系統、免疫系統和部分惡性腫瘤等重大疾病的治療方面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據美國紐約血液中心(NYBC)的統計數據表明,臍帶血可用于80多種疾病的治療。

在我國,衛生部門發布的《造血幹細胞移植技術管理規範》中也明確規定,包含臍帶血在內的造血幹細胞移植適用于治療包括白血病、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惡性淋巴瘤、多發性骨髓瘤、惡性腫瘤、重症再生障礙性貧血、重症放射病、骨髓衰竭、血紅蛋白病、重症免疫缺陷病、代謝性疾病等10多類疾病的治療。

臍帶血,讓萬千患者重獲新生

說到臍帶血的臨床應用,我們不妨來回顧世界首例臍帶血移植患者的生存狀態。

1988年,世界上第一例臍帶血移植在法國進行,成功治愈了一位5歲的範可尼氏貧血患者,移植所用臍帶血來自于患者的妹妹。如今30年過去了,當年的患兒馬特?法羅現已娶妻生子,身體健康,並在奧蘭多的臍血庫工作。

21世紀,我們進入細胞治療時代,臍帶血作爲幹細胞治療的中堅力量,在拯救生命的征程上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世界範圍內臍帶血移植的案例已超過50000例。尤其是近幾年,美國、日本每年臍帶血移植量均超過1000例。

在我國,臍帶血的相關研究也不甘示弱。早在1991年,山東大學齊魯醫院血液腫瘤專家、山東省臍血庫首席科學家沈柏均教授帶領科研團隊完成世界上第一例混合臍帶血移植,救治了一位4歲的脂肪肉瘤患者,由此拉開了臍帶血在中國治療的序幕。2009年,北京兒童醫院爲一名患有神經母細胞瘤的小患者移植了一份自存的臍帶血,我國首例自體臍帶血治療案例成功,臍帶血的醫療價值在國內逐漸被證實。據第六屆中國臍帶血大會上公布的數據,目前我國臍帶血造血幹細胞的應用已達9000余例。一個個生命臍迹的誕生,見證了臍帶血發展曆史的光輝足迹。

與此同時,臍帶血幹細胞的基礎研究工作也在取得一系列突破性的成就:除了血液病之外,臍帶血在治療兒童罕見病(如免疫缺陷、遺傳代謝病等)具有優勢;自體臍帶血在腦癱、自閉症、聽力損傷、1型糖尿病等方面的研究,顯示出臍帶血再生醫學的應用前景,對每個自存臍帶血家庭更是意義深遠。未來,臍帶血將在臨床上發揮更大價值。

臍帶血,生命之禮爲健康保駕護航

基于其廣泛的醫療價值,臍帶血是個寶,這已是不爭的事實。1992年,美國紐約血液中心創建了世界第一個臍帶血庫,此後世界各國也相繼建立了臍血庫,作爲特殊血庫,爲孕産家庭提供臍帶血的采集和保存服務。目前,世界範圍內,已建設近500家臍帶血庫。

同時,美國已有29個州通過政府臍帶血教育法案,幫助國民正確認識存儲臍帶血的重要意義及途徑,指導醫療機構和准父母科學地爲新生兒臍帶血的保存做出正確選擇。

在我國,按照《血站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已批准成立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山東省、廣東省、四川省、浙江省7家臍帶血庫,並于2020年前不再增設。同時,在正規臍帶血庫儲存臍帶血的家庭,還可獲贈一份高達幾十萬元的重大疾病和醫療保險。一旦在未來需要應用,可同時解決資源和資金的雙重難題。因此,很多專家呼籲大家正視臍帶血的價值。

北京大學航天中心醫院血液科主任王靜波教授強調,自體儲存臍帶血其實並不是僅僅爲了一個孩子,同時也是爲了家裏人,不僅可以給父母使用,還可以救助其他家族成員。因爲我國獨生子女政策的推行,目前許多三四十歲的病人一旦生病,面臨沒有供體的難題。此時,如果在孩子出生時存了臍帶血,親緣的半相合臍帶血移植就非常有意義了。

然而近年來,中國幹細胞技術發展迅猛,社會上各種臍帶血儲存機構魚龍混雜,在不法機構儲存臍帶血,無疑會對資源儲存的安全性和後期的使用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這就要求孕産家庭在爲寶寶儲存臍帶血時,認准合法儲存機構。

脐带血正在开启一场声势浩大的医学界革命,为人类疾病的治疗打开了全新的思路,脐带血的价值也应该被大众所知晓。因此,世界首个脐带血日以“脐带血教育是关键”为主题。然而,脐带血的科普更是一项长期的任务和使命,值此脐带血日到来之际,我们呼吁各医疗机构、媒体和相关企事业单位积极参与,共同推动这项承载生命的公共事业持续健康地发展。(徐秀婷 李益莎)

声明:所有来源为“湖州日报”、“湖州晚报”、和“湖州在線新聞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72-2069513(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打印 收藏

責任編輯:潘美馨

相關閱讀